Back to AK font | 字体

What's Up | Little Village | Common Nonsense | CoffeeRama | Going Places | Index Cards | Meow

贪新不厌旧 | 与你同行 | 智言智语 | 浓酽咖啡 | 游山玩水 | 道听途看 |

Common Nonsense | 智言智语

Back to School | 上学三周记

中学的时候, 每周要写周记. 现在重返校园,上学三周, 周记如下:

由于没有经验, 选了四科课程,分别是”Accounting 1A会计入门”(因为以前学过, 想着不用太动脑袋, 又估计将来会有用途…), “Federal Income Tax联邦税法” (以后是我的责任填税单了!), “Visual Basic”(老公大人强烈推荐的, 适合我这种既不想动脑筋,又要做好玩好看东东的人.), 然后”上进心”作怂, 还选了”Introduction to Business工商管理入门”(心想:这类课通常是老师”吹水”的, 听听也好!)

我选的课都在周一二三的下午和晚上,即便如此, 我还是搞得好象全职学生一样,功课很多,书包很重. ( 教科书很贵, 每本都份量十足, 任何一本砸到脚趾, 即断!)

感慨良多, 分以下几点详述:

1. 老师

会计老师,CPA, 很有意思, 也很有干劲. 我听了几堂课, 解决了很久的会计疑惑. 他是中国人吧? 有口音的英文, 典型的中国式教育方式---逐个同学读逐条问题, 还分析英文动词时态. 最有趣的是他布置的功课和所有讨论要在网上完成, email联系,不要"白纸黑字",要用MS Word, 不要notepad格式.

计算机老师, 典型中层阶级出身的白人知识分子, 随和有礼,接近退休年龄. 电脑元老级用户, Bill Gates去赚大钱, 而他就喜欢教书. 他跟会计老师是两个极端. 他要求功课和疑问要印出来, 一切"纸上谈兵", 只用notepad格式,不用MS Word. 他对写程序的要求很高: 要用正确简洁的英文, 要有全局观念,不要只顾眼前便利, 要考虑将来别人接手你的程序. 要Indent写的codes, 利己利人. (我回家跟老公提起, 他万分认同. 老公大人每天花不少时间收拾别人的"苏州屎".) 不过言者谆谆,听者藐藐. 我喜欢听这个老师讲故事. 他和他太太去了很多地方. 讲到Visual Basic的Tombstone的时候, 他说起他在欧洲旅行, 喜欢常常看墓碑, 有很多都很有艺术性而且古旧(公元775年?). 他提到他看过墓碑上一句最有意思的话:"I told you I was sick." 可惜又是听者藐藐...

税法老师是兼职,CPA, 自己有家小税务公司. 中上层阶级出身, 读这里除Stanford以外最贵的私立大学Santa Clara, 中部名牌大学硕士学位. 在安永做过, 然后自组公司. 自言不是team player. 看到他就想到老公大人( 说话静动都是那一类的.).

工商管理老师是大不列颠帝国移民(少年时代),秉承英人辩论之绰卓风姿, 但是常常Mumble. 可怜我的两只耳朵时刻处于戒备状态. ----他喜欢在Quiz(小测验)里问很多他上课提到无关工商管理的问题. 可惜他是度量不足, 堂堂课抱怨这里的楼价. 天啊, 他是全职教授, 一年只需工作十月, 收入跟湾区一般软件工程师无差. 他已经有房子一间, 只不过现在想以小换大, 买八十万(!!!!!)左右的房子. 他每次都抱怨八十万买不到好东西! 且不说他可以买八十万的房子, 就是从基本bussiness的角度: Market price is determinded by supply and demand. 难道他忘了供求关系这个简单道理: 没有人肯买, 何来天价?

PC vs MAC
工商管理老师和会计老师极力推许苹果机, 把Microsoft贬得一钱不值 . 在这里年多, 我总不明白为什么Apple Fans这样喜欢苹果机. 我听过他们的理由, 但没有记住任何一点... 我对MAC没有特殊好感, 也不觉得PC如何好用. 但是我人到中年, 老眼昏花, 贪多好大, 喜欢用大荧屏打开好几个文件...苹果机的荧屏那么小, 看得我眉头皱纹添生不少. 苹果机的光电鼠标象一个咸鸭蛋, 手感不好, 我常常推得那个鼠标无路可走, 恨不得鼠标垫有报纸大小! 其实,最根本的是我一开始接触电脑就是用"昏倒系统", MAC跟"昏倒"的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 我常常要在MAC里东翻西翻找file properties. 用MAC,我是懵倒, 就是没有迷倒. 难怪"计算机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先入为主的观念是根深蒂固啊!

Republican vs Demorcratic
我对政治没有太大的观念, 属于"愚昧大众". 老公大人是保守的共和党人(不过今年他不会支持BUSH).根据他的解释, 两党政策分别不大. 从我观察, 共和党多是保守的"土豪乡绅"和城市"既得利益"阶级和他们的后代,而民主党就是那些新兴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自由派.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 各位老师也就在课堂上顺便"强烈"表达他们各自的政治观点. 大学老师一般都是民主党(我公公-老公的爹-抱怨过, 一份调查报告说, 大学有一个系, 35个老师是民主党, 只有一个共和党...). 听完这些老师不厌其烦地批评Bush的政策, 然后去上税法课, 那个税法老师连民主党的候选人名字也不记得, 一味大力批判民主党的税法政策. 对我来说, 不是不具娱乐性!

2.同学

在校园, 如果你没有一部手机在手, 那么你就是外星人. 我就是这样一个外星人. 听了几次在我旁边发生电话交谈, 我很佩服别人本领. 本来无一事, 但是大家可以描述从这边课室到那边课室的路线观感, 旁述某人的生活诽闻, 转而详述今晨早餐热量摄入之多少,再重述以上谈话之重要观点,挖掘再述内容. 生生不息, 源源不断...
以前我一直以为, 中国人抽烟很厉害, 还随地吐痰. 在这里时间越久, 越觉得是因为中国人多, 所以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这种景象,以为比美国落后的多. 事实上, 比率应该跟美国差不了多少. 校园里抽烟的人多得是(我看过一份调查, 加州抽烟人数约30%!). 很多人随地吐痰.即使在史坦福附近的最多年轻白人知识分子锻炼的公园, 我也见过那位先生很随意很自然的吐. 中国的现象, 无它, 人多而已!

我和老公大人为谈话方便发明了一个词, SEA (Southeast Asian). 一直以为, 白人学生是粗鲁的(中国人的骄傲???). 但是从我观察, SEA是真正的粗鲁. 我选的这些课程很多这些东南亚学生. (校园里很多台湾学生和香港学生, 开学的时候, 到书店买书, 看到香港同学台湾同学买的都是英语语法之类的课本.) 这些SEA讲很正宗的英文, 穿着入时, 喜欢买新潮的Gadgets, 如Ipod Mini之类. 成群结队地来上课迟到. 太想做美国人了, 但学不到美国人的幽默有礼. 糟蹋了美国老师很多有意思的笑话.
读中学的时候, 理科女生少, 为"照顾"女生, 座位都安排在前面.我又不是太小巧玲珑, 结果堂堂课都要"引颈高瞻". 从此以后, 我上大学, 永远坐在中间偏后. 现在上学, 我也这样挑位置. 结果我周围永远被SEA包围. 工商管理课还要求固定坐在第一次上课你选的那个位置上!(泪!)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恒古真理. 工商管理有Team Work.我不知道自己属那一Team. 好在SEA不要我,我就去了附近座位的一组,包括四个白人同学,加一个黑人同学,一个日本人同学. 工商管理课的一个重要内容是玩一个网上电子游戏,经营一家自行车制造公司, 要在四年里使股票上升... 前几天才交了功课, 自己在家"玩"单人版本, 写五页股价分析. Team Work除了升股价,还得和别的组竞争. 第一次小组会议是在交完股价分析那天, 白人同学吱吱呱呱的讨论,其余的人都插不上话. 十五分钟以后, 我终于说"不好意思,我玩这个游戏, 四年把股价升了150%."(天, 如果现实我会这样赚钱 就发达了!) 大家安静了两秒, 目瞪口呆转头看着我---他们都挣扎着如何不跌股价...(我花了点时间看游戏使用说明, 花点时间猜设计者的用意.WINK...WINK...)突然间, 我是总裁大人!Ha!

很多人来这里读书是因为在完成两年课程以后,可以拿一个AA学位, 如果读得好, 还可以继续转到加州大学,州立大学或一些私立大学读两年,拿学士学位. 通过这样的方式,连US Berkeley(加州柏克莱大学)也不难进. (我原来对这些一点也不知道, 第一天上学的时候, 别人告诉我的.)怪不得有些学生那么紧张小测验的一分两分.

Contact | 联系

About | 关于

Tech | 说明

top top

Ps 63
Time with God
©2004-2005 Adventure Kitty.Net
All Rights Reserved
Ps 139
Time with God